您的位置:首页 > 音乐 >

四季”音乐会在成都金沙国际音乐厅上演

9月3日,“大提新纪元第二季——四季”音乐会在成都金沙国际音乐厅上演。维瓦尔第《四季》、维拉-罗伯斯《巴西颂》、拉威尔《波莱罗舞曲》、巴伯《弦乐的柔板》、皮亚佐拉《赋格与神秘风》,这些经典曲目在“成都大提琴八重奏”组合的创新演绎下焕发新的生命力,令现场观众耳目一新。

改编小提琴曲困难多多

“感谢现场乐迷全程用最尊重音乐的方式享受音乐之美。现场观众感受到许多小惊喜,比如,特邀打击乐演奏家杜岳用小军鼓敲出的节奏,具有工业化时代的精确感,给生活带来持续的活力。”荣获第九届达维多夫国际大提琴比赛金奖和“最佳巴赫诠释奖”的演奏家谢添说,音乐家与观众有很多互动,观众反响非常好,例如,在演奏拉威尔《波莱罗舞曲》中用观众的掌声充当打击乐的声部,这样的互动让观众很兴奋。

谢添介绍,这场音乐之前的排练只有三天,每天“成都大提琴八重奏”组在一起排练3个小时。好在8位演奏家平时积累了丰富的室内乐排演经验,大家也都是好朋友,配合默契。

他分析,音乐会的曲目其实都挺难,例如,由维瓦尔第小提琴协奏曲《四季》改编的大提琴重奏曲难度就非常高——在大提琴上演奏小提琴曲目是件很困难的事,因为小提琴的音区很高,其作品放到音区较低的大提琴上,就需要在大提琴的高音区上演奏。而大提琴的琴身长,左手的把位要比小提琴大几倍,琴弦比小提琴粗很多,琴弦之间的距离也要宽得多,所以,这首作品中大篇幅的快速音符跑动,在大提琴上实现起来要更吃力。

变换节奏舞动巴西风情

巴西作曲家维拉-罗伯斯的《巴西颂》第一号“为八把大提琴而作”,将巴西多种民族音乐要素融入音乐中,热烈奔放,具有浓郁、绚烂多姿的巴西风情。

这首作品里面有很多巴赫作品的影子,因为作曲家维拉-罗伯斯非常喜爱巴赫的音乐,其创作运用了巴洛克时期的一些创作手法,包括很规则的和声对位、规整的曲式结构等,使音乐具有庄重、平稳的巴洛克风格;同时结合了巴西民间音乐的旋律和带有桑巴舞蹈风格的节奏型,在规则中又有着不规则。

巴西风格的节奏中最有特色的是切分节奏,它可以带来富于变化、层次丰富的音效。各声部的节奏型各不相同,交织在一起,复杂多变,也为演奏家们提出了更高的合作要求。每位演奏家都有着扎实的重奏功底,在8把大提琴同质的音色中寻找新的音色变化,完美演绎了作品。

复杂交错演绎不同音乐形象

皮亚佐拉的《赋格与神秘风》,其创作结构也有着巴赫的赋格形式,但作曲家很巧妙地融入了一些探戈音乐元素,例如,探戈音乐所习惯的重音放在反拍上、探戈特有的节奏型等。作品的呈示部似一场喧嚣热烈的舞会,采用了探戈音乐特有的3拍子节奏,使得乐曲产生不稳定感,增强了音乐的动力;中部和再现部则是落幕后的内心倾诉,宛如深入灵魂的独白。整部作品用赋格这种欧洲式的音乐语言讲述阿根廷的音乐故事。

谢添总结,皮亚佐拉的音乐包含多样化的音乐元素,结合了爵士乐、探戈及古典音乐元素,并具有即兴特征。他的作品拥有两种截然不同的主题形象:激昂、疯狂与忧伤、孤寂,具有独特的个性和魅力。作品声部交错,局部在旋律进行中加入装饰性变化音,节奏复杂多变——高声部主题运用了具有鲜明探戈风格的切分和附点节奏,并以依附性衬托旋律的手法使得具有摇摆特性的旋律线条有了层次。

8位演奏家在《赋格与神秘风》中加入了跺脚和快速的滑音,用来代表探戈舞步里的脚步和舞者的欢呼尖叫声,使其成为本场音乐会中最受欢迎的作品。

成都首个大提琴重奏组

“成都大提琴八重奏”组合的演奏家均来自专业乐团与高校,包括第四届全国大提琴比赛银奖获得者、上海音乐学院大提琴副教授陈卫平,中央歌剧院大提琴演奏家尹伯雄,四川音乐学院大提琴教授杨薇,川音青年教师、川音交响乐团大提琴首席赵明玮,四川交响乐团大提琴首席谢添,四川交响乐团大提琴副首席游敦邦、沈越,曾获陕西省乐器大赛青年组金奖的川交大提琴家付妍。

8位优秀青年演奏家精湛的技艺、对不同音乐风格的精准把握,赢得了观众的热烈欢迎,无论是舒缓、激越还是浪漫、凝重,都是那样自然流畅。返场曲呈现的皮亚佐拉《自由探戈》,既羞涩又神秘奔放。8位大提琴家与成都三十余位琴童合作演绎《我的祖国》点燃了全场观众的爱国热情。

8位大提琴家的组合是成都第一支大提琴重奏组。谢添表示,这个重奏组将成为固定组合,每年定期集结在一起到全国各地演出。目前已经在成都、上海、深圳举办过音乐会,将来希望有机会到北京演出,为听众奉献更多元风格的中外优秀曲目。

精彩放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