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 八卦 >

选角,成了一场大型“扫雷”

“你是不知道,一个糊咖都敢要500万。”郝南正在负责一部S级新剧的选角工作,至今还没定下男演员人选。

他告诉搜狐娱乐,今年的影视剧选角,比往年更难。

“清朗行动”的种种规定,对今年的影视剧选角也产生了影响,风向转变来得猝不及防。

在郝南看来,制片人的选角工作也变得越来越难。选角导演明确而强烈的求生欲,加上对含糊不清限制的揣测,只能摸索前行。

选角,成了一场大型“扫雷”。

极限二选一

选角工作,通常会在“过会”阶段同步开始。

剧本筹备6个月以上,三分之一的剧本完成后,剧集就进入了过会阶段。也就是说,24集的剧本写到8集,有了大纲和分集,定好了导演人选及有意向拟邀的演员名单,就可以递交给平台过会。

得到平台的关注后,就可以放心地继续推进项目。而在这个过程中,有一个确定的主创作为保障,比如知名导演、知名编剧,剧集得到平台持续关注的可能性就大大提升了。

与此同时,令人头疼的选角也开始了。

“最重要的就是要考虑播出平台,然后是演员和这个角色的契合度。”过去几年中,爱优腾芒四大视频平台、B站及抖音、快手都聚集了自己的受众群,平台调性、差异化运营策略都会影响剧集的选角。

“有些平台比较稳妥,只选一线、大牌,有些平台很注重年轻化,愿意接受新人,相对来说就没那么保守,但最重要的还是看艺人的档期合不合适。”

选角导演经常会遇到“男女主只能保一个”的极限二选一情况。

“这时候你就要综合成本和档期去选,是要用二线女明星搭一线男明星,还是用二线男明星配一线女明星。”也就是说,选角也会遇到“保大还是保小”的经典困境。

综合考虑后,一般主角们需要拟定A、B两套方案,配角人选就会直接确定,进入下一步——试戏。

如果前期工作做得够充分,试戏的步骤就比较简单。“因为大牌的明星很少会来试戏,所以在试戏的两个星期里,就是小角色们来试穿衣服、说台词、走走戏,然后根据演员的形象改服装。”

当然,确定的人就会用,不确定的才需要现场试。这时候,制片人和导演也会一起作出决定,是要A方案还是B方案。

本来想定“易烊千玺”,后来变成了“黄子韬”,这样的情况也很多。

年轻演技派的断代

“黄子韬”和“易烊千玺”之间,横跨着“年轻演技派断代”这道坎。

在考虑新剧男演员人选的过程中,郝南几乎把国内20岁到24岁的适龄男演员都看了一遍。

“不止要看之前的影视作品、影像资料,也要观察他接下来的作品储备,看这个演员是不是在上升期,还有他自带的观众群体,是不是契合我的平台的受众,和剧的受众。”

郝南的选角标准是:要演技好,还要有流量。

在他眼里,最符合的人选是易烊千玺。有流量,有演技,但业内人都知道,他的行程几乎已经排到了“全年无休”,每一天都在组里。

“易烊千玺、刘昊然、彭昱畅的咖太大了。像他们这样专攻电影方向的,演过一两部电视剧其实就行了,也不会接太多。”

有些演员流量和外形都很合适,但年龄已经超出了考量范围。“我觉得鹿晗演技也挺好的,在《穿越火线》里演得不错。白敬亭也很好,但是他们都‘成熟’了。”

这个“成熟”,不是指年龄不贴合,而是他们已经不想演青春、少年类型的戏,有意转型了。

有些演员正处在上升期,公认有潜质,所以也很抢手。“罗云熙、宋威龙是比较被看好的。”

有些演员虽然是新人,外形靓丽,但开价不菲。“这年头J(国内某知名偶像经纪公司艺人)一部剧都要收一千万了,糊咖都敢收五百万你信不信”。

郝南想找的是张新成2.0,既有演技,有作品,性价比高的年轻男演员。

有些演员没有实实在在的作品,只在综艺里刷脸。“想要演技好的,不是说在演技类综艺里表现好。不能只上过演技类综艺。只上综艺的演员我不敢要,因为综艺和电视剧是不一样的。”

“我考虑过用X(在某演技类综艺有精彩表现的艺人),但是一搜发现他是偶像团体的人。”很多人给郝南推荐过现在选秀出道团里的成员,甚至还有外籍成员,但都被郝南拒绝了。

“慎用偶像团体的人。《通知》明确指出要整治饭圈、坚决反对唯流量论。”这样一来,可选择的范围就缩小了很多,但不代表就完全没了好的人选。“张晚意其实就不是流量艺人啊,所以他现在很受选角导演、制片人的喜欢。”

“Y(95后年轻男艺人)也挺帅的,但是他最近演过耽改,敏感。9月份的会议上说了,要坚决抵制耽改之风等泛娱乐化现象。”流量秀人不能用,再加上演过耽改不能用,几乎就把选角导演的路堵死了。毕竟,“下海”的男明星太多,要挑出一个没演过耽改的优秀年轻男演员,无异于大海捞针。

“扫雷”行动

这种大海捞针的压力,其实很大一部分都来自于郝南自己。

即便清朗行动过后,也没有明确的一纸通知规定不能找秀人、偶像拍戏,不可以再选演过耽改剧的艺人,但郝南经过一番思考,还是选择了谨慎行事。

“因为大家也不知道谁行、谁不行,就只能摸着石头过河。万一找这个拍完,才发现不行,那几千万说没就没了。”

“我的心态可能是,也不知道谁属于流量的范围,所以就先把选秀的限制吧。”当然,主要限制的是选秀的前几名,不以选秀节目为代表作的就可以幸免于难。换句话说,根本没人知道他参加过选秀,那就无所谓。

比如11月刚开机的新剧《在你的冬夜里闪耀》,主演是乔欣和参加过《青春有你3》的马思超。虽然马思超参加过选秀综艺,但他也参演过《我的砍价女王》《我在他乡挺好的》《我才不要和你做朋友呢》,所以启用他作为主演并没有很大的风险。

“没有具体的、明确的、清晰的方向 ,说白了所有的不能选,都是我们自己解读出来的防御机制。”

当然,也有很多制片人和选角导演还在按以前的标准选人,所以保守和稳妥,也是个人的选择。“为了避免风险,我们现在会自我审视、自我解读,平台也会自我阉割,所以我这个选角过程很难。”

比如说,所谓的流量艺人指哪些人?可以说是从选秀出来的都算,简单粗暴一点,就是上过选秀节目的所有人。愿意承担风险的话,可以选他们,但不用的话,就不用承担风险。

耽改相关艺人呢?就是有这个类型备播剧的。

也一种说法是,因为清朗行动是从9月开始,所以一般不会追究在此之前杀青的耽改剧。但就目前情况来看,《皓衣行》(有传闻称已改名《碧城诀》)《烽火流金》《深渊》《左肩有你》等剧是不是安全还不能确定,所以选角导演要做的就是“尽量不动他们”。

除此之外,做背景调查也非常重要,所以也要仔细考察艺人对以前的社交平台上的言论。

以往大众认知中的选角,可能是从整个娱乐圈“淘金”,选出合适的演员。

但如今的选角工作,已经变成了“扫雷”行动。重要的不是选谁,而是不选谁,拿不定主意的时候,直接标雷,就对了。

“大家也不知道范围是什么,但是都做好了准备要避免风险,所以会有一些自我限制。把握不好限制的边界,下面的人只能对自己狠一点。”

精彩放送